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都市言情  »  [卑诗系情](新版)(23)作者:超级战
[卑诗系情](新版)(23)作者:超级战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成人电影网]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1070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十三章
 
  深夜的街头几无人迹,在建筑物栉比鳞次的幢幢黑影当中,偶尔会有几扇门 窗泛出少许昏黄的光芒,老旧路灯把夜风吹拂下的垃圾与纸张,照耀地有如恐怖 电影的场景一般,某些尖锐的牆角和破落的窄巷口,甚至还会因此传出阴风惨惨 的呼啸声,整个氛围有点寂寥与肃杀,但是就在侦防车逐渐接近新延平戏院的大 十字路口时,一阵追逐及谩骂叫嚣的嘈杂之音正逐渐由远而近的传了过来,看到 跑在前头的两个奔逃者都留着国中生的小平头,蔡小组长立刻满意的拍了一下右 大腿说:「看来溪尾帮这次是卯足力气在办事,很好,现在美女老师的家门外已 经没有小哨兵,咱们可以去按她的门铃了,呵呵呵。」
 
  一听到蔡头不怀好意的淫笑,小张也跟着马上放出臭狗屁说:「真希望她一 开门咱们就能先给这娘们来上一轮,可惜啊可惜,没办法先拔得头筹。」
 
  开车的也想说话,不过追逐的人群已经冲到他们车旁的骑楼上,大约是十个 打两个,拿铁条、木棒的追前面,后方跟着三个抄长刀的,不过拿刀的人似乎只 是在压阵,并没有认真在追,而奔逃的两个国中生一高一矮,矮的后脑有着血迹, 若不是高的那个一路拿到东西就乱砸在拚命护着他,恐怕这小子早就躺在地上了, 看着这一幕预期中的好戏正在自己面前上演,阿健这才轻踩刹车转换话题问道: 「蔡老大,咱们就这样视而不见、不用下去帮一把吗?」
 
  「你这是在发神经吗?」
 
  蔡头回头望了一眼以后便跷着二郎腿催促道:「快走啦,咱们负责的不是这 些配套小菜,正餐才是我们的首要目标,而且这也算是诱敌之计的一小部份,所 以你就甭下去凑热闹了。」
 
  明白一切都在按溪尾帮的阴谋进行以后,阿健立即加足油门从大十字路口左 转而去,在此之前他从后视镜还看到有人在马路上摔倒和翻滚,按照这个情况继 续发展下去,被追打的那两个小鬼肯定会很惨,不过这时候他已无心理会这些, 因为只要再转一个弯就会抵达竺勃住所的后巷,他们不会把车停在前面,因为那 样可能会被人瞧见,干坏事绝对是愈隐密愈好,所以黑色车体已神不知、鬼不觉 的停在一遍昏暗当中,菜头和小张陆续下车时阿健抬头往上一看,猎物的小窝还 亮着灯光,看样子这位人间绝色可能尚未就寝。
 
  两名便衣刑警跟一个从门廊阴影中冒出来的制服警员在转角处会合,他们彼 此之间并没交谈,彷彿是胸有成竹或早有默契一般,三个人连袂走到竺勃楼下的 大门前面,在确定四週一片静谧以后,制服警员随即按下了电铃,果然才连按了 两下,对讲机裡便传出了温婉好听的口音轻问着说:「这么晚了请问是哪位?有 什么要紧的事情吗?」
 
  看起来竺勃好像知道这不是杜立能归来,所以她并未冒然就打开大门,不过 二楼客厅的大灯此刻已亮了起来,制服警员跟菜头他俩对看了一眼,然后才低声 回应道:「是竺老师的家吗?我是管区警员,能请妳开一下门吗?妳有个叫杜立 能的学生出事了,他要我们警方来传话通知妳一声。」
 
  原本心理上仍有所防备的竺勃一听是杜立能出事,当场不仅花容失色,并且 也立即乱了方寸,整晚听着警笛四处呼啸而过的高音,令她内心早就惴惴不安, 现在乍然有厄耗传来、甚至是由管区警员来传话,那种倏地恶梦成真及凶多吉少 的不祥预感,使她连忙按住楼下大门的电锁开关,当门锁蹦开的声响传来时,她 更是二话不说便冲出自己的家门站在楼梯口等待,短促的刹那之间她眼前一黑, 美豔至极的脸庞看起来苍白如纸。
 
  管区警员快步走了上来,而心急如焚的竺勃没等他站定便闢头问道:「我的 学生怎么了?你快告诉我杜立能出了什么事?拜託!警察先生,求求你快把详细 情形说给我听。」
 
  瞧着眼前泫然欲泣的姣好脸蛋,管区警员推了推有点歪斜的帽子说:「我也 是接到通报才奉命来通知妳的,,详情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妳先别急,楼下有两 位分局的刑警知道的比较详细,他们说杜立能受了刀伤不肯接受治疗、也不愿配 合警方製作笔录,只是一直嚷着要先跟妳碰面再说,所以为了怕他会因失血过多 而导致性命堪忧,上级才赶紧派我们来问竺老师是否愿意去医院跟这个学生见面。」 
  一想到杜立能浑身鲜血的景象,竺勃几乎是手足无措的在那边捏手顿足地打 着转说:「怎么会这样?这该如何是好?走、走、走,我当然要去看他,你快告 诉我他人在哪家医院?」
 
  看到芳心大乱的绝世美女已经上钩,管区警员飞快闪过一抹既下流又阴狠的 眼神,不过他只是未动声色的解释及安抚着说:「假如竺老师愿意走这一趟的话, 分局的侦防车就停在楼下,只要妳准备好了他们就会马上载妳过去,由于杜同学 现在是嫌疑犯,所以不能大张旗鼓,以免他的仇家又会再度找到医院去,其实这 也是一种保护他的措施,因此我们谁都不能也不会透露他的形踪,这样妳应该能 听的明白吧?」
 
  一心只想尽快赶赴医院的竺勃想都没想便冲回屋内说道:「麻烦你等我一下, 警察先生,我马上就出来。」
 
  竺勃的速度果然很快,管区警员才刚和楼下的蔡头他们比了一个V字型手势, 她便急匆匆的跑出来带上房门说道:「麻烦你们快带我去医院吧,警察先生,再 迟我怕杜立能会有生命危险,拜託你们尽量把车开快一点。」
 
  正中下怀的管区警员比了个『请』的手势让竺勃先行,紧跟在后的他这才虚 情假意的阴笑着说:「放宽心吧,竺老师,到现在我都没接到其他的通报,我想 这就代表暂时杜立能还不至于命危。」
 
  这种只会徒增别人烦恼的说法亏这傢伙也能讲得出来,不过这或许正是扰敌 手法之一,因为忙着下楼的竺勃并没注意到这位管区警员走路竟然始终都无声无 息,按理说穿皮鞋的制服警员走路不可能毫无声响,除非这傢伙是电影裡的忍者, 否则岂有出勤警察穿着黑色登山鞋的道理?而且此人的头髮似乎也长了一些, 
  只可惜一边快步踏着楼梯、一边还在套着澹蓝色薄外套的美人儿完全没注意到这 
  几处破绽,要是平常在校园裡有哪个学生偷抽烟她远远就能闻出味道,可是 后面这个满身臭烟味的管区警员却未引起她的怀疑。
 
  因为有制服警员的陪同,所以竺勃对等在楼下出入口的两名便衣刑警自然毫 无戒心,在他们三个人的簇拥之下,她曼妙的背影很快便转进后巷的阴暗中,由 于是在三更半夜,因此就算有人瞧见这一幕也难以识别身份,何况他们既未暄哗 走路又快,故而一场伤天害理的阴谋就如此神不知鬼不觉地在夜空下悄悄进行着, 黑色侦防车的后门已被蔡头拉开,一俟美女老师坐进去以后,管区的才躜进前面 助手席,两名刑警则从两侧同时坐进猎物身边,俨然形成了挟持之势。
 
  然而竺勃并未发觉有何不妥,一来是她心繫爱人、二则因为身材高挑的她挤 在后座中间位子,突起的车轴几乎令她修长的双腿无处安置,不管怎么东挪西移, 她总是有一条腿要跟陌生男子碰触在一起,所以最后她只好双脚曲起来斜放在隆 起的轴樑上,然后再双手抱膝的正襟危坐,等她坐定姿势之时,侦放车早已驶出 暗巷滑上了大街。
 
  管区警员一上车便摘掉头上的鸽子帽,那头散乱且油腻的头髮依然没让竺勃 看出端倪,她只是一迳地问着杜立能的伤势严不严重和究竟是被送到哪家医院, 逼得蔡头只好装模作样地拿起无线对讲机徵询上级的意思,其实这混蛋是在通知 溪尾帮的大头竺勃已经被带上车,,但是竺老师根本听不出内容是什么,等中止 电话以后这个小组长才安慰着美人儿说:「好消息,嫌犯伤势不太严重,只需住 院治疗几天应该就没问题,目前他人在首都医院的急诊室,仍在吵着要见竺老师。」 
  虽然稍微安心了点,但竺勃依旧忧心忡忡的问道:「你们能告诉我到底是出 了什么事吗?他是跟什么人发生冲突、又是怎么受伤的?事态是不是很严重?」 
  说这些话时美人儿的胸膛在急速起伏,挺突在薄外套下的傲人双峰在白色圆 领衫下显得无比动人与诱惑,打从竺勃出现在楼梯口那一刻开始,蔡头才瞄了两 眼便已怦然心动,阿健和小张果然不是在吹牛,这个女老师凹凸玲珑的身材实在 太完美了!即使是脂粉未施的素颜出现,但那吹弹得破的细嫩雪肌及精緻到叫人 捨不得移开目光的漂亮脸庞,使这位小组长顿时色心大动、兽慾勃发,他一面斜 
  睇着俏丽佳人微露的胸口、一面开始后悔自己为何要答应排在轮姦榜上的第二波 
  名单?妈的!假如能早点知道是这种足以倾国倾城的天生尤物,溪尾帮的条 件非得重谈不可!正当蔡头在苦思对策要如何拔取头筹之际,一旁的小张也在偷 偷打量着身边的人间绝色,修长动人的四肢与优雅的神态,使这位长腿美女看上 去就宛如是在黑夜裡蓦然降落凡尘的仙女,虽然不能放胆去尽情欣赏她姣好的容 颜和那对流露着澹澹哀愁的灵魂之窗,可是光凭侧脸完美无缺的剪影便已足够引 人犯罪,若是再加上髮稍末端那股像薰衣草泛出来的幽香,这个女老师又岂止是 风靡校园而已?以这种天生丽质的一流条件,想要颠倒众生恐怕也是易如反掌之 事!
 
  后座的两头鹰犬全在看着猎物各有所思,前面的两个傢伙即使没有频频回首, 但他们的眼睛却不时都在瞧着后视镜,似乎只要能多看上几眼,他们内心的慾火 就可以稍微平息一下,否则负责驾驶的阿健很可能一个精虫冲脑,就会忍不住直 接把侦防车开进附近的磨铁或荒郊野外去,然后不顾一切的先大快朵颐再说,不 过想归想他倒还没胆量敢造反,除了不清楚蔡头的意向以外,坐在旁边的假管区 才是最大问题,因为这个黑道份子其实是溪尾帮派来押车的重要人物!在三名真 刑警都未应答之下,反倒是假管区发觉车厢内太沉默,竟然无人理会竺勃的发言, 这傢伙才赶紧回头望着美女老师说:「我从通报中只知道在夜市有一场大规模械 斗发生,听说有一人死亡、多人重伤,既然妳那个学生还能在医院大吵大闹,那 就表示他伤势不重,妳应该觉得庆幸而不必过度担心。」
 
  听到有人死亡,竺勃芳心勐地一震,她差点就脱口而问死者是不是一名国中 学生,也不明白是何种因素造成,在那一瞬间她几乎就能肯定此事必然与姦淫自 己的那几个太保学生有关、而且死者应该就是其中之一,但是儘管五脏六腑都因 此震撼不已,却反而让她提高了警觉,因为若是再继续追问下去,很可能会在无 意中造成对杜立能不利的情况,所以她连忙把已到嘴边的话吞了回去,取而代之 的则是低眼垂眉兀自在那边双手合十向上苍祷告。
 
  发现美人儿忽然静默了下来,假管区的贼眼倏地亮了起来,他不再遮遮掩掩 或是偷偷摸摸的瞧着竺勃,现在他是放眼在仔细打量与凝视,纵然车厢内略嫌黝 暗,但靠着路灯和稀疏的霓虹招牌从车窗外照射进来,,那张轮廓优美的瓜子脸 上不仅鼻樑的线条笔直而娟秀,那垂落的眼睑及正在微微歙动的卷长睫毛,端的 是我见犹怜兼风情无限,尤其是那两片不用靠粉黛妆点的朱唇,在夜色的反映下 显得是既性感又引人遐思,难怪阿尧会想要硬把老二顶进那张小嘴裡,光看那偶 一为之的蠕动和不轻易露出的贝齿,这傢伙便不自觉地舔着嘴角淫笑起来。 
  然而竺勃依旧没有看见正在露出尾巴的狐狸,她还是两手放在胸前继续闭目 祈祷,一直到车身突然急刹而止,在强烈的后座力反弹之下,后面的三个人差点 东倒西歪的撞成一团,由于她们都未繫上安全带,因此坐在中央最为狭隘部份的 美女老师除了双腿一滑、上半身猝然向前狂僕以外,她整个人也往左侧斜抛了过 去,虽然在第一时间她就用双手撑住了前座椅背,可是紧随而来的反弹力道,却 让她彻底偏移了身体的重心,就在她睁开眼睛发出惊呼的同时,已经完全失去控 制的娇躯早就撞进小张怀裡.
 
  本来也被甩到角落的小张正想破口大骂,他实在搞不懂一向以驾驶技术优良 闻名的阿健怎会出现这一记紧急刹车,可是当竺勃那具清香、柔软又丰满的玉体 勐地撞进怀裡时,即使他的左脑勺因此撞到了车窗玻璃,但是他却顾不得那阵强 烈的痛楚,在前胸紧贴着美女后背的情况下,他的双手自然而然的就抱了上去, 这次纯粹是出于本能而非故意要吃女老师豆腐,因为一双柔荑急着要抓住可以攀 附的物品,使得美人儿的胸前毫无防备,就这样他的魔爪便恰好捧握住了高耸的 双峰。
 
  那种浑圆中有些柔软、又夹杂着良好弹性的硕大尺寸,令小张在诧异与惊喜 之馀,忍不住连摸带揉、并且还用力挤压了好几次,儘管他晓得随后这一连串刻 意的揩油行动可能让自己露馅,可是在命根子乍然怒举的慾潮当中,逞一时之快 才符合男性本色,所以这傢伙没有停止搓揉,他甚至连右手都已滑落到美人儿的 裤头,只要再多给他几秒钟时间,恐怕他就会忘情的直攻竺勃下体。
 
  一开始美人儿并未发觉异样,直到小张隔着胸罩在勐搓奶头的时候,竺勃才 蓦地感到情况似乎有鬼,但双手仍然找不到着力点的她既无法抗拒也难以出言制 止,因为唱作俱佳的色狼也是一副手足失措的模样,故而一时之间她还有些迷惑, 不确定自己是否应该悍然喝斥,幸好就在蔡头伸手让她抓住以后,那对依依不捨 的魔爪也立刻仓皇的撤离。
 
  甫一脱离魔爪的美女老师当然会避开小张,转向另一边倾靠过去,虽然每个 男人对她而言都具有危险,可是刚才若不是这位小组长拉了她一把,恐怕那双禄 山之爪此刻还会纠缠不清,因此基于女性防范的本能,她在匆忙的坐正身子以后, 连忙朝蔡头低声说道:「不好意思踢到你了,因为突然紧急刹车,所以……… 
  ………「
 
  其实刚才美女老师双脚那一滑,小腿确实踢到了蔡头的左膝盖,但也由于这 一无心之过,使小组长有机会按住竺勃动人的右大腿,儘管隔着牛仔裤,可是那 份触手温嫩而圆滑的美好感觉,使这傢伙的胯下之物竟然连续悸动了好几下,本 来他也想更进一步去往上探索,,然而一瞧美人儿的伟岸双峰已被下属捷足先登, 当下这个恼羞成怒的小人虽然恨不得狠狠赏小张一个大耳光,不过为了怕被人看 出他的心胸狭小,只好一面伸手拉住伊人的柔荑、一面藉着指桑骂槐来转移心中 大举喷发的不悦说:「你他妈车是怎么开的?阿健,我们后座的人跟你有仇吗? 你有没有看到竺老师差点整个人就摔到前座去?」
 
  一听蔡头竟然在美人儿面前爆粗口,本来就还惊魂未定的阿健立刻指着右前 方说:「你别淨骂我呀,组长,要怪就怪那个骑脚踏车的小鬼,他刚才突然从小 巷裡狂冲而过,要不是我刹车踩的快,这下子只怕要横生枝节了。」
 
  阿健这一辩白,所有人立即把眼光全移向车外,蔡头原先还在享受与美女老 师四条小腿挤在一起的美好感觉,可是这不经意的一瞧却令他双眉倏地一皱,毕 竟这傢伙是干刑警的,儘管一眼他就认出来右腿跨在脚踏车上的国中生并不陌生, 因为这小子正是之前遭人追打的二人组之一,但是他却不动声色的低声说道: 「没撞到就好,继续开,上面还在等我们去报到呐。」
 
  听得出弦外之音的阿健不敢囉唆,他刹车一鬆便用力踩下油门,但是就在车 子刚要爆发出高马力时,旁边的假管区忽然放下车窗玻璃朝外怒吼着说:「你这 小鬼还在瞪什么瞪?再不滚小心我抓你回去海扁一顿!」
 
  这假包的警察或许是经验不足、也可能是他也认出了长毛的身份,所以一看 这个国中生竟然能够脱困,并且还弄了辆脚踏车追到这裡来,这傢伙才会一时忍 不住破口大骂,可是他不开窗还好,玻璃一被放下来,,扰人视线的反光马上全 部消失,恰好心头还在怦然乱跳的竺勃这时也低头望着窗外想瞭解究竟是何状况, 然而说巧不巧,侦防车此刚好进入路灯由上往下的直射范围,因此本来只是怒视 着车内的长毛髮现了美女老师,加上美人儿也回头想看清楚来者是谁,就这样两 个人总算直接对上眼,然而那只是电光石火的一瞬间,就在国中生连忙大声呼唤 的时候,黑色的车身已经急驶而去。
 
  明知脚踏车绝追不上汽车,但长毛宁死也不愿放弃,因为他一发现车辆是往 外县市的方向在奔驰、而杜立能却正在辖区内的警察局接受侦讯,虽然车上坐着 穿制服的警员、他一时之间也无法弄清楚到底是何种状况,可是打从刚才被溪尾 帮的人追杀开始,他便发觉事情有些不对劲,现在长毛隐约知道他可能是中了调 虎离山计之类的阴谋,所以他告诉自己脚下绝对不能停,否则竺老师恐怕会凶多 吉少!小张和竺勃都在频频回头观看,因为十段变速的脚踏车在午夜街头还是可 以狂飙,再加上长毛本就是足球场上的健将,所以无论侦防车开的再快,他始终 都紧盯着车尾灯在追逐,看着那远远缀在后方的少年身影,美女老师忽然心头一 动的开口说道:「刚才那个是我的学生,从他一直追着我们跑的情况看来,他可 能是有事情要告诉我,能不能麻烦你们先停车等他一下?」
 
  蔡头最不想碰到的就是这类状况,因为节外生枝的时候往往很容易坏事,所 以他头也不回的应道:「不过是个睡不着觉半夜跑出来兜风的小鬼,竺老师不必 想太多,我们还是赶快到医院比较重要。」
 
  毕竟蔡头说的也没错,何况驾驶盘是操纵在别人手中,因此回头多看了一眼 以后,竺勃只好莫可奈何的说道:「我只是觉得有点太巧了,怎么会三更半夜碰 到自己的学生,而且他还一路跟着我们的车跑,刚才要上桥的时候我好像还听到 他在叫老师,这该不会是错觉吧?」
 
  这次回答的是开车的阿健,他从室内照后镜裡瞄着竺勃说:「一定是错觉, 因为我听到的是他在骂我车子开太快,害他差点撞上桥头的石狮,搞不好这小子 是想要找我索赔咧,不过我相信妳也看见了,乱闯红灯的人可是他才对。」 
  事实上刚才被小张趁机乱摸的时候,美人儿根本就不晓得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因此她在无从回应之下只能沉默以对,但或许是苍天有眼,这时前方的十字路口 又亮起了红灯,趁着车辆在逐渐减速的过程当中,,竺勃下意识的再度回头张望, 这次她瞧的非常真确,那个像单车选手正在冲刺的孩子正是长毛没错,而且对方 还不断在勐挥着右手,看到这幕景象的美女老师立刻浑身一热,她知道有事了、 不然就是自己已经中了奸计?故而她立即大声警告着说:「停车、马上停车!你 们快开门让我下去,后面那个孩子一定是有事情要告诉我,你们快让我下去问个 清楚。」
 
  本来即将停稳的车身忽然连方向灯都没打就急忙右转,这一来更令竺勃觉得 事有蹊跷,因此她浑身汗毛直竖的问道:「为何不停红灯、你们到底是谁?快说, 你们想带我去哪裡?」
 
  照理说事情到这步田地业已穿梆,再继续瞒下去好像毫无意义,可是蔡头依 旧烂戏演到底的回答道:「妳误会了,竺老师,右转是去首都医院的捷径,从这 边再过三个红绿灯就到,如果妳不放心的话我们就停在这儿等妳学生,但若是误 了杜立能的事,到时候妳可别又怪到我们身上。」
 
  这一来竺勃反倒左右为难,因为蔡头已经答应停车、但重要的杜立能又分秒 耽误不得,所以趁着她陷入不知该如何抉择的时候,阿健忽然把车停到路边的红 线上说:「我看乾脆这样吧,换管区的来开车,我则留下来等那个骑脚踏车的小 鬼,他若是真有事要找竺老师,那我就带他一起去医院找妳,假如不是的话我就 赶他回去睡觉,如此便能两头兼顾,否则出了差池被处罚的总是我们这些倒楣鬼, 不知您意下如何?」
 
  本来有些气急攻心的美人儿在四个男人沉默的等待中,最终仍然选择了妥协, 她露出讪然的神情轻声回覆着阿说:「那我们还是先赶去医院好了,不过学生们 正值血气方刚的年龄,刚才差一点发生车祸那件事希望能就此略过,不管是孰对 孰错,希望您能大人不记小人过,千万别再发生争执。」
 
  既然已将惊恐的猎物安抚下来,阿健马上推开驾驶座的门应道:「这个妳儘 管放心,再怎么说我也不会去欺负一个国中生,倒是妳待会儿要劝一下那个杜立 能,叫他要好好跟我们警方配合才是正道。」
 
  没等竺老师有所回答,阿健随即把驾驶座让给了假管区,看着扬长而去的车 尾灯、再看了看缈无人踪的街头,虽然偶有车辆驶过,但基本上这绝对是干坏事 的好时机,因此他暗自在心裡嘀咕着:「你这个白目的小鬼最好别跟着右转过来, 要不然老子一定叫你吃不完兜着走!」
 
  正当阿健在兀自发狠的时刻,一直拚命在后头追赶的长毛眼看着车子转弯, 心裡更是着急起来,因为从桥上一路下来都有红绿灯可以帮忙阻拦,再加上道路 非常笔直,所以视线毫无遮挡,可是侦防车突然来个右转,倏地消失在百多米外 的车尾灯让他大吃一惊,此刻他必须马上作出判断,,一个是提前在怀石料理餐 厅前右转、一个是循原路线继续狂追,只要再也看不见那辆车的踪影,他光是不 祥的念头一闪而过就有世界末日即将降临的感觉!长毛停下来连喘了好几口大气, 但他并不全然是在休息,趁着这短促的几秒钟除了眼观四面以外、他还必须当机 立断,因为只要一步走错后果就可能不堪设想,所以用手背拭了拭淌在眉毛上的 汗水之后,他决定要孤注一掷,也就是提前一个红绿灯就右转,这样若是那辆车 故意在附近绕圈子、或是直线在前进的话,他才能够有机会走小巷抄捷径再次跟 上。
 
  至少过了五分钟阿健才觉得有些诧异,因为十字路口的号志已经连换了两次, 但是并没见到任何脚踏车的踪影,在越想越不对之下,他乾脆快步走回街角去一 探究竟,然而空荡荡的一整条大马路连个鬼影子都没有,除了偶尔疾驶而过的街 车,就是行道树在夜风中飒飒作响,一想到竺勃美妙的胴体就将被人大肆蹧蹋, 他不晓得自己还耗在露水已寒的户外干什么?在再次确认没有国中生的身影以后, 这个可恶的傢伙开始跨越斑马线朝对面骑楼走去,没错!刚才的紧急右转只是障 眼法,真正的目的地其实是在左转过后,大概还需几分钟车程的地方。
 
  一心只想能够快点分杯羹的阿健当然不想落单,所以他一面在红砖道上快步 行走、一面在四顾张望冀求能有空计程车出现,不过唯一经过的那辆载着客人, 因此他虽然摆着张臭脸,但为了想要前去一亲芳泽,有再多的闷气也只能憋在肚 子裡继续安步当车。
 
  与他背道而驰的长毛则是满身大汗,在茫无头绪的追逐之下,他几乎快无法 分辨那辆车才是自己在追赶的目标,何况有很多车辆的车尾灯都差异不大,因此 他是越追越慌张、越慌就越没自信,所以他再度停了下来,然而无论是前后左右 或四面八方,不管他如何极目眺望,在街头穿梭而过的根本就没有同一品牌的黑 色轿车,儘管他还是不死心,不过他也知道这是个关键时刻,故而先冷静、再抉 择成为他此刻最佳的座右铭。
 
  长毛终于蹲坐下来,他一边苦思良策、一边仍旧紧盯着每部经过眼前的轿车, 本来他一直没注意到对面旅馆那块大招牌,,但是就在一辆载着蔬菜的大货卡按 着喇叭奔驰而过那一瞬间,他看见了~~看见那块促销新款手机的红色大帆布! 这种红白两色为主的广告招牌在夜裡看来特别醒目,尤其是上方还加了照明灯, 因此他的脑海顿时灵光一闪,打电话!对,赶快打电话讨援兵!虽然长毛没有大 哥大,但要找支公共电话却很简单,因此他立即一蹦而起,可是前两通电话都没 人接,儘管情况叫人纳闷,不过他还是继续拨给其他人,当足球队的锅盖终于接 通时,对方反而急促的催叫着他说:「长毛,你在哪裡?现在能快赶去豆腐工厂 那边吗?他妈的!溪尾帮的在那边至少聚集了上百人,听说是要冲进咱们的地盘 帮阿旺报仇,我们的人马也正在集结,你有空就赶快抄把长货过去那边帮忙,我 大概再拨三通电话也会马上出发。」
 
  情势之紧张与複杂使长毛愣了一下,但他瞭解对杜立能而言心上人的安危一 定比什么都重要,因此他赶紧安抚着同伴说:「你先别急,锅盖,注意听我把话 讲完你再说,竺老师这边可能也出事了!我看到她被穿制服的条子带走、旁边还 有穿便服的,我骑脚踏车追过桥却追丢了,本来我是想叫你们赶快过来帮忙找, 可是看样子现在是一团乱,我只好自己一个人再去碰碰运气。」
 
  一听竺老师可能也出事,锅盖立刻大嚷着说:「不行,你一个人太危险,告 诉我你在哪裡,我马上多带两个人搭计程车去支援你。」
 
  「不!」
 
  一想到那辆载着蔬菜的大货卡,长毛忽然心有灵犀的高声说道:「你快去告 诉东华叔或火炉、五元他们,就说竺老师被条子用一辆黑色国产轿车载走,我虽 然追丢了,但我猜竺老师很可能是被溪尾帮的人骗到?菜公司去了,我必须马上 赶到那边去看看,假如我没再打电话回去给任何人、而你们想要过来的话一定要 大军压境,你就这样告诉那些前辈,一定要大军压境才能出动,明白吗?」 
  在两头都情况紧急当中,锅盖只好应道:「好,我明白,假如半小时之内没 你消息,我一定会带几个人先过去支援你,咱们就约在?菜批发中心的南口见, 假如你必须转移他处的话,记得用树枝或小石头做好留言,我们一看到就会立刻 按你指示的方向跟过去。」
 
  两个人匆忙约定好了之后,长毛赶紧回头往相反的方向狂踩踏垫而去,因为 他晓得自己已经落后不少时间,若想追上那辆黑车势必得违反交通号志的管制, 所以现在的他是有机会就闯、有空隙就鑽,,管他什么红绿灯或可能出现的交通 警察,此刻救回竺老师才是第一优先的目标,因此他两脚踩的比赛车选手还快, 救人就是要抢时间,无论今晚溪尾帮究竟从哪找来了如许多的帮手、也不管对方 到底有什么阴谋,他就是一个劲儿的往?菜公司飞驰前进。
 
  人车稀少的深夜,使他能够如脱缰野马般的东奔西跑,没多久体积庞大的? 
  菜批发中心便已黑压压地映入眼帘,长毛放缓了速度,开始四处搜寻是否有 灯光或嘈杂的人声出现,然而周围却是一遍宁静,除非是遇到公休日,不然这儿 不该出现这种宛若死城的情形,为了要确定是否当真整个区域都没有人迹,他并 未在南口停下来休息或等待,他继续慢慢地朝正门口前行,因为只有从那边才能 看到设在二楼的?菜公司有没有亮着灯火。
 
  然而大门这头照样悄悄冥冥,连个看门的都没有,大卡车出入口的铁栅门还 上着大锁,这是意味着尚未到开门营业的时间吗?可是刚才不是明明有菜车往这 边疾驶过来吗?为了要弄清楚今晚是怎么一回事,长毛只好下车走向深锁的大门, 不过他才刚跨过一洼髒水,便瞧见一旁矗立一块告示牌写着:「本日公休,所有? 
  菜交易请改到新海桥对面的阳光市场处理,不便之处敬请见谅。「
 
  难怪会半个人影都没有,要不是大门口还有两盏老路灯亮着,岂不是连告示 牌上写什么都会看不见?长毛一面在心裡嘀咕、一面仰头再度打量着二楼,假设 那辆黑车的目的地并非此地,那自己岂不是白忙一场而且全盘皆输?他骑着脚踏 车回头往南口走,但是他越想越呕、也愈来愈心急,因为这是小杜全权重託他的 任务,可是如今不仅竺勃被人带走,一个错误判断更令他陷入进退两难的困境当 中,如今是要追不知方向、要退对挚友又无法交代,就算留下来等援兵只怕也会 为时已晚!茫然若失的长毛真想抱头痛哭一场,,但他还不想就此认输,把脚踏 车靠在南口的牆上以后,他决定用抛铜板来决定是要留在这裡等待锅盖他们、还 是往阳光市场去试着海底捞针?假如铜板竖立起来自己就回去豆腐工厂把溪尾帮 杀个片甲不留?他边想边在裤袋裡掏着零钱,就在这时突然有远光灯照射了过来, 由于这边目前算是敌人的地盘,因此他本能地闪到了旁边的行道树下躲藏。 
  一辆小黄不疾不徐的驶了过来,可能是后座乘客在抽烟的缘故,所以车窗全 都开着,但是当车头靠近长毛藏身之处时,就着烟头燃烧的红光,一张似曾相识 的脸孔被照亮了,没错!他再仔细一瞧,这傢伙不是之前在桥头差点撞到他的混 蛋还会是谁?胸襟上那道闪电图腾实在是非常好辨识,因此长毛全身神经都勐地 亢奋了起来,就在他紧张到连头皮都阵阵酥麻之际,后座的阿健正拿着对讲机在 大声嚷叫着说:「再过两个红绿灯我就到了,你快叫他们把工地后面的小铁门打 开。」
 
              【未完待续】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8-10-18更新.